本文作者:鳴富生活網

二房東消失了租客就該被掃地出門(二房東消失了)

鳴富生活網 2023-04-08 17
二房東消失了租客就該被掃地出門(二房東消失了)摘要: 電表箱電閘能拆嗎 “二房東”消失了張偉以“北京山海玄乎科技有限公司”的名義和租客簽的租房合同。張偉消失了。然后,100多個人的家開始變得岌岌可危。他在北京望京地區出租房屋...
電表箱電閘能拆嗎 “二房東”消失了

張偉以“北京山海玄乎科技有限公司”的名義和租客簽的租房合同。

張偉消失了。然后,100多個人的家開始變得岌岌可危。

二房東消失了租客就該被掃地出門(二房東消失了)

他在北京望京地區出租房屋,租客大多是附近互聯網公司的年輕人。他的房子比市場價便宜,還承諾續期可以打折優惠。于是,有人給張偉年付租金,有的還續期了1年到2年。

在租客們口中,張偉有很多身份。有人說他是某互聯網公司的員工,有人聽說他是有著30多套房的拆遷戶,還有的聽張偉說他是某個家族的財富顧問,這個家族有100多套房,他負責打理這些房源。

沒人意識到這有什么不對勁,直到今年10月20日晚上,張偉消失后,人們才發現,房子是從中介和別人那里租來的,連張偉提供的身份證上的名字也不一定是真的。

張偉消失后,租客們組建了受害者群,發現受害者有180多人,他們統計,總涉案金額達800余萬元,房源涉及中介近10家。還有近20名受害者借給張偉錢,最多的借了10萬元。

更棘手的是,家也不能住了。不斷有人敲租客的門,換鎖,說房子拖欠房租,要求他們搬離。

10月28日,涉及此事件的自如、鏈家、我愛我家等幾家公司接連發布聲明,稱將承擔客戶的損失,但截至發稿日,上述平臺未公布和租客的協商進展。有關張偉如何租到這么多套房子、轉租行為為何未被中介發現等諸多疑惑也尚待解答。

1

遇到張偉之前,在北京工作8年的王晨搬過5次家。起初,她住青年路,隨著地鐵六號線開通,租房價格年年漲,她也不斷向東遷移,一直到了五環外。

后來,她去望京的一家互聯網公司工作,通勤要一個小時。2020年8月上旬,她和朋友從張偉那里租了望京西園的一套2室1廳,騎行十幾分鐘就能公司,空間也很大,王晨很滿意,帶著兩只貓入住了新家。

王晨說,張偉的租房信息是同事推薦給她的??捶磕翘?,張偉特意提到幾位租客的名字,都是她的同事。

和王晨類似,不少租客稱,找張偉租房是聽同事推薦,還有的是在公司內網看到同事發的租房帖子。

帶王晨看房時,張偉自稱是房東,還說他有個公司,并以公司的名義同王晨簽了一年的租房合同。因為同事已經住了兩三年張偉的房子,王晨覺得張偉靠譜,所以,她并未讓張偉出示房產證,也沒有懷疑其公司的真實性。

也有租客反映,簽合同時,張偉會主動出示房產證和業主身份證的復印件,房產證復印件上有的只寫著張偉的名字,有的寫著業主的名字,還有的寫著張偉和其他人的名字。事后,大家才知道有張偉名字的房產證復印件是偽造的。

租客們回憶,張偉偽裝成富豪的形象,常開著豪車,拿著兩三部手機。他在服務上表現得很熱心。有租客說,他看房時嫌房間小,讓張偉把衣柜挪到客廳,張偉第二天就找木工把衣柜拆了,搬到客廳又拼上。還有的租客說,看房時,張偉會主動提出添置微波爐、跑步機,換馬桶蓋等。

逢年過節時,張偉還會給租戶送蘋果、月餅、水果等禮物,平時燃氣卡需要補辦,空調壞了需要維修,張偉都主動找人上門服務,“服務好得有點過分”。一位租客說。

張偉還給人留下“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的印象。一位租客說,簽合同時,張偉專門帶了一個藍色盒子,裝著“現金收訖”“銀行收訖”等20多個印章。

租客們后來才知道,這些專業和熱情服務的形象,都是張偉為了吸引人們續租營造出來的。此前,張偉經常推出房租打折活動,吸引租客續租,但前提是必須年付。一位租客說,2020年6月,他和張偉簽了一年的租房合同。2020年8月,張偉說續租一年可以打8.5折,他便續租至2022年6月。2021年1月份,張偉說再續一年可以打7.5折,他又續租到2023年6月。

張偉靠優惠的價格吸引租客續租。一位租客說,今年2月,張偉租給他們一間60平方米的房子,每月6000元,但他入住后發現,樓下住戶是一位70多歲的老人,老人讓他不要走路發出聲音,晚上9點半之前必須入睡,并多次投訴他擾民。

這位租客感到無奈,讓張偉調房,但張偉敷衍了他5個月。他提出退房后,今年7月,張偉給他換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只加了600元錢,條件是必須從今年7月開始再續租一年,他同意了。

慢慢地,張偉積累了一批批客源。很難查證張偉從何時開始經營他的“生意”,記者了解到,該事件中租客租房的最早時間是2019年9月,租客說,張偉起初讓他半年付,后來轉為年付。

有租客說,張偉讓他們幫忙在內網發帖,如果有人通過帖子租到他的房子,會給獎勵。張偉還說,女生事兒多,更愿意把房子租給單身男性,如果男生問的問題很多,他也不租。

張偉還對租客進行“分層管理”,朋友圈只針對部分租客公開,邀請一部分租客注冊企業微信,下載一款App。租客向記者提供的視頻顯示,這款App里的通訊錄一欄能看到張偉的租客所在小區,記者注意到,除了望京地區的幾個小區,通訊錄的租客還有的住在東直門、呼家樓、工體等區域,人數共計84人。

今年9月,張偉開始頻繁找租客借錢,理由五花八門,說他爸爸生病了,錢放在股票里取不出來,還說有租客要退房,讓他立馬退錢,但他暫時沒有,因為有個人買房沒給他錢。

一位租客說不借給他,張偉說只能把他住的那套房賣了,這位租客提出周末搬走,但等到周末時,張偉又說賣另一套房,讓他先住著?!拔耶敃r有一點覺得他不靠譜,但是又覺得合同有效,不影響住?!边@位租客說。

也是在9月,陸續有租客的房子出現房租拖欠問題。9月16日,王晨入住一個多月后,自稱自如員工的人來敲門,說這個房子的承租方是一家公司,一個月沒交房租了。

王晨詢問張偉是怎么回事,張偉稱會解決。當晚,王晨聯系了租張偉房子的同事,得知只有自己一個人被敲門,便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10月13日,王晨房門被貼上一張蓋有自如公司公章的“告知函”,告知函稱,這套房子的承租公司未按時支付租金,自如方要求王晨在10月20日前搬離。

這一次,王晨要求張偉退款,但張偉一直拖延,并安撫王晨,公司法務會解決這個問題,讓她安心住著。王晨擔心之后仍被清退,開始找房。

10月21日上午,王晨得知一位租張偉房子的同事也被清退,這名同事去派出所報警,發現那里有十幾個人因為此事在報警,王晨意識到被騙。那時,張偉已經聯系不上。

2

房租拖欠問題戳破了張偉經營的騙局。據多名租客回憶,20日晚8點過后,張偉失聯。在這之后,他們陸續收到了中介工作人員要求他們搬離的通知,涉及鏈家、自如、斯維登集團、我愛我家、永昌地產等租房平臺。

10月21日下午5點多,王晨報案后回到家,發現房子打不開了。她聯系中介,中介說要拿屋里的東西,得找到簽約人張偉。

無奈之下,她花了1500元找開鎖公司開鎖、換鎖。進屋后,王晨發現家中物品被塑料袋打包,塑料袋上貼著“北京自如生活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封存”的封條。

她第一反應是找貓,找了半個小時,發現貓躲在廚房柜里,嚇得一聲不敢叫。王晨去派出所反映情況,回家后收拾物品,把東西搬到新租的房子里。

王晨搬家時,住在望京寶星國際小區的李強也遭到了清退。22日半夜0點20分,正在睡夢中的李強被一陣敲門聲驚醒,一名男性在門外大聲喊“開門”,說自己是“房東”,讓李強搬離,并口出臟話,說“派出所見”。

“我害怕他們奪門而入,說話都結巴了?!崩顝娋芙^開門,并告訴對方找警察來解決。到了夜里0點50分和1點30分,對方又兩度砸門。

李強很害怕,確認他們離開后,去派出所做筆錄,之后去了朋友家,睡下時已到凌晨5點。

李強說,受害者群里被這伙人暴力清退的還有4名租客。據租客們反映,這伙人是一個姓徐的女子和2名男性。

李強告訴記者,10月20日晚上,徐姓女子曾上門,說她租了自如的幾套房子做民宿,之后租給張偉,張偉欠了她10多萬元房租,她要求李強搬走。

之后幾天,對方又切斷李強房子的電表箱電閘,上門砸門,并在門鎖里塞泡泡糖和樹枝。為了停止被騷擾,李強請了3次假,去了5次派出所。李強聽到警察規勸徐姓女子,房子涉嫌一起詐騙案,在法院判之前維持原狀,有問題可以去派出所報警,不可以暴力清退,但該女子依然我行我素。

租客們告訴記者,那幾天,望京地區的幾個派出所每天都有不少人報案,大多是望京附近工作的互聯網從業者。

一位租客被要求搬出住房后,三次前往派出所和公安局報案,但民警說,由于他還沒有從房中搬出去,很難界定他遭到什么損失,不能給他立案。還有一位租客說,自10月21日被中介催促退房后,他每天很焦慮,考慮要不要搬家,還買了攝像頭和電子貓眼放家里,以查看是否有人上門。10月25日,他去杭州出差,考慮到人身財產安全,連夜打包了8個箱子,把東西放到了朋友家。

租客們只能找中介協商,并在網絡上尋求幫助。10月28日,鏈家發布聲明稱,張偉在鏈家租了2套房,對此,鏈家將根據“租房問題,損失墊付”的條款,保護客戶的利益不受損失。當日,自如回應稱,對于涉及此事件的50余名租客,自如將全額承擔客戶受到的損失,預計超過500余萬元。我愛我家的官方微博也在當日發布聲明稱,將承擔客戶的全額損失,預計150余萬元。

截至11月2日,記者了解到,自如、我愛我家已與一部分租戶簽訂賠償協議,并承諾近期將賠償金打給租戶。也有租客反映,他跟自如工作人員確認房源是自如的,承租方名叫“李景豪”,但自如方面對租客說,李景豪聯系不上,也不交錢,讓他先住著,等待解決方案。

涉及鏈家房源的一名租戶稱,目前鏈家并未賠付她租金,她詢問鏈家客服,對方稱聲明中的“客戶”只包含和鏈家簽約的人,因為她沒有和鏈家簽約,所以不包含在內。

斯維登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將持續與房客保持溝通,協商解決方案,現階段房客住宿費用由斯維登墊付給業主,確保租客正常居住。后續斯維登集團將依法向責任方追償,同時公司將積極承擔相應責任,直到事件妥善處理結束為止。

此外,還有中介未提出解決方案。一名租戶稱,自己的房源是中天置地的,但對方至今未給出解決方案,也不告知張偉和中天置地簽的合同何時到期,她擔心合同一旦到期,會被業主上門清退。還有名租戶的房源來自永昌地產,該地產工作人員告訴她盡快搬走。

3

雖然已有一部分租戶的問題得到解決,但就此次事件,仍有很多問題未得到解答。如張偉為何能租到這么多套房?據自如知情人士透露,個人只能在自如租3套房,張偉的20多套房源是今年7月,一家名為“北京山海玄華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在自如陸續租的。企查查的信息顯示,該公司今年6月成立,公司法定代表人名叫李燁。

此外,據記者調查,張偉還有一部分自如的房源是從一名徐姓女子那里轉租的。一位租客向記者提供的證據顯示,該女子名叫“徐淑惠”,在自如的系統里可以查到。還有的房源是“李景豪”轉租給張偉的,但自如工作人員未向記者透露他們在自如的租房數量以及簽約時間。

記者還了解到,張偉在中天置地租了3套房子,但該公司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個人只能在其平臺租一套房,張偉租的3套房子中,有一套租了3年,其間沒有拖欠過房租。這位工作人員說,今年9月,張偉開著豪車來到公司,說要再租2套房給員工住,“一看就是個大公司領導”,工作人員就把房子租給了張偉。

除了房源數量問題,上述平臺工作人員均告訴記者,該平臺不允許轉租。但北京山海玄華科技有限公司、徐淑惠、李景豪將房子轉租給張偉,張偉又將手上各中介的房子轉租給其他租客的行為,并未被上述平臺發現。

對此,自如工作人員稱,今年9月中旬,北京山海玄華科技有限公司承租的房子出現房租拖欠問題,他們曾上門詢問租客身份,有租客說是這家公司的員工,但租客并未提供能證明其員工身份的證件。之后,自如工作人員向派出所報案,但派出所認為這是經濟合同糾紛,未受理此案。

自如的工作人員認為,這是長租公寓遇到轉租問題后,遭遇的法律困境。不過,王晨說,自如工作人員9月份告知她房子承租的公司拖欠房租時,并未詢問她的身份。而徐淑惠和李景豪的轉租行為也一直未被平臺發現。

房源來自斯維登集團的一位租客稱,今年9月,該集團的一位李姓管家已得知他從張偉那里轉租房子,并年付租金,但該管家并未詢問他的身份,并說,“有事兒直接聯系張偉就行?!睂Υ?,斯維登集團工作人員稱不知情。

還有租客發現,張偉帶他們看房時,沒有和中介簽約,就能拿到鑰匙把房子打開。房源來自鏈家的一位租客告訴記者,10月17日下午1點,她隨張偉去看房,并在當天和他簽約。她后來得知張偉是在10月18日和鏈家簽約的。鏈家員工告訴記者,只有先簽約才能拿到鑰匙。

這名租客之后詢問鏈家工作人員,得知鏈家一名姓郭的員工曾在10月17日上午11點多到下午2點之間取過鑰匙,但該工作人員稱,此時間段,郭姓員工身上的鑰匙并未離身。

針對轉租問題,為此次事件中的租客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宋竟一解釋,只有轉租行為涉及刑事犯罪和行政違法的情況下,公安局才會受理。

她指出,如果合同中明確提出不允許轉租,出租方發現實際存在轉租行為之后,可以以協商或通知的形式,告知居住者,根據合同約定不能轉租。根據民法典規定,承租人未經出租人同意轉租的,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出租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承租人轉租,但是在6個月內未提出異議的,視為出租人同意轉租.

宋竟一認為,出租平臺收取中介費和服務費,應該勤勉盡責,盡到審核義務,加強對轉租行為的管理和對承租方資質的審查。她建議加強對租房平臺的監管,對放任二房東違規轉租的平臺,應當將其依法納入公共信用管理,暫停其房源發布,由相關部門聯合懲戒、約談,提高其違法成本。

此外,宋竟一認為,此次事件也暴露出租客法律意識淡薄。她指出,張偉給一部分租客出示的房產證上寫了兩個名字,根據北京市有關房屋租賃的管理規定,如果房屋所有權為兩個人共有,需要共有人都同意才能出租。

她提醒,當租客知道轉租行為發生后,應當確認二房東和房東的租賃合同期限能否覆蓋他們和張偉的租賃合同期限,根據房屋租賃規定,如果房租拖欠6個月,出租人有權解除合同,收回房屋,這意味著,雖然租客和張偉的租賃合同有效,但租客只能追究張偉的違約責任。

回想自己被騙的過程,王晨反思,如果當時如果查看了張偉的房產證,并去房管局網站進行信息檢索,查看房屋是否共有,或許能識破張偉的謊言。李強覺得,簽約之前,要多渠道核實房產證真偽,比如去房管局網站進行信息檢索、找物業核實,以確定是房東本人。

這兩天,李強通過中介又租了一個新房子,和房東直接簽約,那家中介沒有租給張偉過房子。

(文中王晨、李強為化名)

來源:中國青年報

二房東莫名消失 消失的二房東

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打賞

微信掃一掃打賞

閱讀
分享